2017年8月22日 星期二

再訪惠蓀林場


    蘇老師2014住院期間,他的學生曾彥學榮任中興大學實驗林的處長。
    出院後,他曾多次邀請我們,終因蘇老師復原緩慢,無能造訪。處長職一任三年,他今年連任了。
    我們極想再訪惠蓀林場,五年前綠林伙伴曾歡聚一堂的地方,有太多美好的回憶。
    造口在,出門很不方便,尤其是較長程的旅途,需過夜也是要斟酌的,平日照護的道具如果少備了可能有諸多不便;當然,他的身心才是最大考量的重點。為了這些,我從今年初便開始一系列的準備。開車帶他到較遠的地方一日遊,到有緩坡的地方鍛練體力,到熟悉的渡假村小住一夜。


    每次出去,是經驗也是突破,知道要注意的點在那裡,要加強的地方在那裡。有人同行還好,只有我跟他,我的壓力好大。上回第一次在外過夜後,回家後就病了好幾天。這才覺得我的狀況也是要考量的因素之一。
    真的,要作到能說:我們準備好了,是不簡單的。每個新的嚐試都是挑戰,都是考驗。都要步步為營的。
    蘇老師的身體恢復得比心智快。書寫為文有困難,更不用說操作電腦。這原本都是他的強項。短期記憶在住院期間就出問題了,這半年才算逐漸恢復中。我在這方面的認知有限,僅能用最原始的方式:增加溝通,增加刺激;提升他的熱情,避免沮喪等較温和的方式進行。不想過度push,反而造成他的壓力。我甚至覺得,較遲緩的反應或許是身體自主的保護機制,它需要時間重置的。


    感謝曾處長,我的考量,他都體察到了。敲定8/10~12時,他輕描淡寫的說,正好北上林務局開會,順便與我們同坐高鐵南下。當日中午他如約而來,還自備午餐來。我們用走的到捷運站,行李他負責拿。
    之前我只坐過一兩次高鐵,要我一個人帶蘇老師,又拖行李,又要購票是很大的考驗,現在有彥學在,全都仰賴他,我只在旁學習。他為我們準備了商務艙。我的第一次體驗。老師坐上車,笑開懷!


    彥學行政效率真好,下高鐵,就已有他的學生開車來接。是博士班三年級的郭生,還是我同宗的呢,倍感親切。
    一路上處長如數家珍,沿途諸多介紹,他真的作足功課,有關惠蓀林場的沿革發展,週遭部落的過去與現狀,他都能滔滔不絕,信手捻來都是題材,就像在上課一樣,一一解說。看出他的真誠,看出他的興奮。


    途中他指示郭生停了些點購買香蕉。有皇后蕉,有玫瑰蕉;顯然他是經常光顧的。買了蕉後,又是一長串有關香蕉的教學,曾老師已跨足園藝,農藝了,我大開耳界,聽得耳朵趴趴的。又長了知識。蕉道的建立,是真功夫呢!


    抵惠蓀林場,天色還亮,略作休息後,就散步去了。看著他倆師徒的背影,有說不完的話,我非常感動,一路拍下好多照片。景美,情更動人。台北破記錄的高温,在這兒,半個月來在台北的熱煩,全消了,走走停停,不流汗也不覺累。
    第一天只是暖身。在茶道巧遇藍腹鷴,悠走於道中覓食,完全不怕人,林場長說,牠們家族已是惠蓀的家人之一了,彼此都認同的。


    處長很體貼,會注意到何時該讓蘇老師小歇,何時該請車子接駁。但解說的事一點也不含糊,茶道五年前看過,當時植栽還小是低頭看,現在可是要仰頭望了。增加了很多觀賞用的茶花。經營有方,結交茶花協會,彼此交流,豐富了茶道。
    第二天,走過月桃巷,蕉道,拜訪了肉桂家族,柿子家族。曾老師,真不是蓋的,第一流的老師兼解說員,從頭到尾全無冷場。我們一會兒聞他揉後的月桃葉,一會兒嚼他採的肉桂葉。今天是他們師徒互換角色的。當老師最樂的就是此刻,青出於藍的欣慰。我今年才有智慧型手機,學生指導我如何使用,她們成了我這方面的老師,我好高興,這種感覺。
    第三天,處長一早就要下東勢開會到中午過後才會回來。我們是由郭生負責接待的。郭生當我兒子嫌小,孫子又嫌大。是同宗姪子啦。非常優秀的年輕人。
    今天是重頭戱,從第一停車場,先看台灣杉林的休閒區,旁邊的大草原,緩坡下走直到山林巷一號,再左轉下到涉水道,返回到咖啡學堂。蘇老師自認狀況佳,決定自己走,不用車代步。全程宗姪扶著他,呵護至極,祖孫般的感人畫面,令人動容。


    這些景點,大多沒走過,是遊客必來之處。尤其是涉水道。哇,經重新規劃整治後,與之前從山嵐小徑下來看的完全不一樣了,像魚梯,像多重小瀑布,是暑期的熱門區。
    咖啡學堂是中餐前的終點。抵達時,三人都已汗流夾背。可是隨身行李都在車上,郭生顧不得先喝口水再回車上取物,安妥我們拔腿就衝,來回原本要半小時的路程,他不到一半的時間就回來了。蘇老師排除汗濕的衣物後,喝了林場特產葡萄汁及咖啡後,原本有被操到的累象好轉許多。那兒的主管也姓郭,還端出私房飲,供我們解渴,有中藥的底,好喝極了。聽說只有處長來才供應的。


    回程是坐車上去的,跟蘇老師解說,他剛剛走過的路程,他很驚訝竟能走那麼長的距離。沒錯,今天是很大的突破!
    這回我們被安排住小木屋,爽死了。舒服的渡假首選!
    畢竟是林場,是森林系的,曾處長大大發揮了原木的功能,展現了它的力與美,園區多了很多林場自產,員工自己設計,自己施工製成的成品,有原木涼亭,原木桌椅,原木鞦韆,都是有大將之姿的厚重感。


    五年前來,時任副場長的吳君,現在是新化林場場長,特地帶家人來相會,三個女兒,當時懷中幼兒現在是頂會灑嬌的嬌嬌女,兩個相差一歲的姊姊,小四,小三,懂事又乖巧,小美人啦。
    吳君拿了生態學的用書,蘇老師著的,請蘇老師簽名。好感人!蘇老師驚呼:這本書已經好久了,還在用嗎?郭生及吳君同時回說:這是生態學的聖經呢,老師的重要理念,現在尚未有人突破。吳君表示因它才得以考上高考,將以傳家寶來保留。
    每次與蘇老師出外,看到那麼多人對他的肯定,都有長期來支持他的辛勞是值得的的安慰。
中午尚在用餐,處長回來了,帶回了一個老朋友,聽說蘇老師在山上特地趕來一會的師大生物系王穎教授。喔,有三十年了吧,當時與蘇同作墾丁梅花鹿計劃的伙伴。兩人至少有十年以上未謀面了。又是一件感動的事。
    我一直以為,彥學的安排是送我們到台中高鐵,沒想到從郭君口中才知,彥學早就安排好要親自送我們回台北家中的。這趟太多的驚奇,太多的感動。我們是不費力,不花錢,不花心思,舒舒服服的享受了一趟王者之行。抱著隨喜榮耀之心而來,又增添滿懷感恩而歸。
最可喜可賀的還在後頭:
    久未拾筆的蘇老師,回來兩天,突然交給我一紙,上面有一段可辨識的文稿,要我依樣輸入電腦,他想放在綠林遊梭網。
    多美妙啊,他回來了,他的心動了,我為之而泣,彥學,郭君,吳君,林君,王老師。。。。。。好多友人的温情讓他增温了。

蘇老師大病後的第一篇文章:

    山人自許為綠林遊梭客。臨老憶往,乃有重回山林尋夢之行。嬌妻小文亦係森林系學子,數十年來甘苦與共,此行當然相偕並肩。賢弟彥學親自迎自吾宅,一路照料陪伴,搭捷運,坐高鐵,安排學生於台中接應,一行人驅車直達惠蓀林場。
    他經營林場多年,身為主管,把林場辦得有聲有色。
    林場內天然林與人工林相互競美,植物多樣性豐富,更創設各種植物列陣,有蕉道(陳列香蕉品種20種),茶道(種各種茶科植物),月桃巷(各地月桃特有種)等,此乃景色之美。
    所謂有聲乃指林間鳥類多種,鳥鳴時有所聞,如藍鵲,雉雞,藍腹鷳等,屢見不鮮,令人徘徊,不忍離去。
    返家後深有所感,乃撰文與各位綠林伙伴分享,並期許伙伴們在各自崗位上努力,將森林之美及保護國土神山之功用發揚光大。
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山林遊梭客敬書於 2017/8月

他真的回來了,念茲在茲的仍是森林之美,國土保育,期許的仍是伙伴的敬業與努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