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1月24日 星期五

信願行 盡人事 聽天命



蘇老師20140216因連著作了心臟裝支架,肺臟切除,化療等侵入性治療,而演變成敗血性休克,突然倒下,病危。在台大醫院住院長達355天。四度進入加護病房。20150205得以出院。但是在有氣切管,有廻腸造口,無能自行行走的狀態下回家的。這期間,我曾請過看護幫忙,前後來過四人,有因能力不足,有因受不了苦,六週間都離職了。
蘇老師因結腸潰瘍嚴重,每天的排泄量有血有糞水,可高達二十次以上。我都親手為他清潔,看護光在一旁協助都無法接受挑戰,一個個求去。
獨挑重擔,完成了別人口中:不可能的任務,甚或是奇蹟的美事。出院後,更忙,又要忙家務,又要照護他,原來在醫院有護理師處理的事,我要全包。家中只有我和他。
他的好友賴醫師一直很好奇,想知道是什麼力量讓我們能渡過難關,催促著我將這些心路歷程寫下,可供他人參考。昨天看了友人傳來談放棄強力人工維生,選擇安樂終養的影片。那是某位醫生的觀點。我回了友人一句,還好蘇老師在台大不是碰到這樣的醫生,我一方面感謝所有的醫療團隊及照護人員的努力及堅持,讓我們得以脫離困境,一方面覺得賴醫師的建議是對的,我有義務分享我的經驗。
我曾在民報的醫病平台發表過一篇<醫病配合之我思>,回應我的文章,是期待醫院能做到全職照護,我以為那在現階段只是打高空,而且失了人性的基本方向。
人因互信互依而得以生存。人因有愛及被愛才想存活,才有鬥志。那是內在最基本的原動力!
感恩我是在醫生家庭長大,父親從我約十歲就讓我參與照顧病童,陪伴病童,聽他問診,看診。我不僅在不知不覺中累積了照護能力,醫學知識,更重要的是我看到醫生高操的人格,學到同理病患及家屬的苦與憂。
蘇老師倒下了,我能作的就是充分信任醫師,尊重他們的專業。對自己的要求是,要有信心。
信心有三部份,自信,信他,信天地。
自信部份,我相信,以我從小的所見所聞,我有優於常人的條件。我相信,我對愛的認知讓我有足夠的鬥志。我相信,平生的訓練,我有足夠的毅力與堅持。
信他的部份,看到蘇老師強忍病苦,從沒哼唉過一聲,甚至連嘆息都没。一心求生,怕自己棄生將留我孤獨,他的愛,我知,我信!醫師救人第一的高貴情操是我從小就深深被感動的,護理師的愛心,是我自己從小就親自體驗的。
信天地,我是佛教徒,我相信因果,相信業報,也相信願力。如果我們該承受的業報太大,大到願力無足抗衡,那就好好懺悔,期待未來的行善修持得以種下善因結下善果。如果過往曾結善緣,必有貴人來相助!
照護者要有信心,病患本人更要有信心。住院期間,我充分觀察到。
蘇老師病得很嚴重,即使是在普通病房期間,絕大部份的時間都在昏睡。連翻身都無力。身上看到的是全天都在注射的針管及鼻胃管,氣切管,言語是無能的,筆談也只能在手沒腫脹時,才能書寫。但只要我輕聲的告訴他,我現在要作什麼護理工作,他都配合。拍背,化痰,抽痰,沖洗私處,是每天要作好幾次的。他都配合,毫無不耐煩的神色。二十四小時生理監控器讓我能知他的狀態是否穩定,血氧,心跳,血壓,體温,及痰的量與質是我最基本的觀察依據。
最艱困的時期,他因抵抗力不足經常感染。打針,抽胸水,輸血,作各種檢查,是經常要的。初期,屬於較侵入性的醫護行為,我都不准留在病房內,後來連醫護也發現,我在會方便事務的進行。我取得醫護的信任後,留在他身邊,工作進行得很順利。出院,他較康復後曾問過,他記得,他說,我信任妳,妳懂得多,我較放心,妳不在,我會擔心被亂搞!
這就是我不認同把護理工作全交給護理人員的道理。病人的安心感,信任感是復原的重要因素之一。親屬或信任的友人在身旁也是一劑強有力的藥!至少他感受到被愛,被需要,他才會有更強的求生意志!

我們能走過,彼此的互信互依互愛是不可缺的原因之一!

護理師是三班制,我是全天制的,休息睡眠時間每天累計不超過四小時。連自己都不敢相信能挺過來。或許沒經歷過的人很難相信,是佛法助了我。以前看金剛經,對無我,對應無所住而生其心,不解。在這期間都有所體悟了。因無常而知無我,因無我而能行事無住於心。我只知要專注在當下,了了分明,就對了。專注使人不知疲厭,無有間斷。普賢菩薩的精神給我很大的助力,效法祂就對了。
我信我的親友及學生。當我最艱困的時候,我怕自己若每天到病房外進出,可能會是帶菌者。於是我不僅因要專注,請大家不要經常與我聯繫或來探病,僅拜託有人能為我送餐(蘇老師的營養全賴注射,我吃不慣醫院的供餐),就這樣幾乎是以閉關的方式生活。照護的必需品,我多半是利用半夜,較少人時才到地下樓採買。
願望很簡單,就是能帶他回家門!
照護者最重要的任務是觀察,作醫病間的溝通及日常的起居。舉凡護理站規定的定時翻身,服藥,清理(含病患的身體,衣物及床褥),作記錄等都要切實。
我自己有感於醫院的制式表格不夠詳細,另外自定格式,將蘇老師全日的狀況,(有他的身心記錄,也有我的護理記錄)一五一十的記下,這靈感是來自以前看父親的病歷記錄。
記憶有限,因有詳實的記錄,不僅我自己更能注意觀察,在跟醫生報告時也能較無漏失。主治醫師看我有自創的記錄,以後巡房都會自己翻閱。因有記錄對每月一換的住院醫師也是有幫助的,我能如數家珍的向他們報告蘇老師的病史。甚至提醒有些用藥對病人是不利的。我沒怪過住院醫師,才畢業不到三年,一天要照顧的病人多達一二十人,而且才接觸短短一個月,又要轉到其他病區了,他如何能深入了解像蘇老師這種住院久又重症的病人?!
家屬學習相關醫學知能是有必要的。不論自修或醫院提供教學(文字,影片,實務都可),羅倫佐油的發現,不就是有家屬的參與嗎?
照護過程的行,是照護者自己要有正面的心態的,不是只有表面的陪伴。不能只有憐惜,擔心,苦與憂,那都無濟於事,是要清醒,知道遇到的難題,設法排解,要的是知識,智慧與毅力!照護者的行為心態,病人清楚得很,他會被鼓舞的!
這是一條盡人事聽天命的路,我很高興,我們一步步穩當,雖緩慢但的確是持續向上的走過來。至少比較於國外對曾長時住加護病房及住院後,得以出院的病患的調查:有三分之一,很快就凋零,三分之一成了類植物人,三分之一能恢復作習的人,大多心生怨氣,因為他太多生活技能都消失了,心中是極其不悅的。蘇老師是少數中的幸運者,雖然他有很多技能尚未恢復,但我的觀察,他是在進步中,而且他不怨,他滿懷感恩,同我一般。

1 則留言:

Mingche Chen 提到...

文好師母:我隔一陣子就上老師的網頁來看看,瞭解您們現在的狀況。您寫的心得非常珍貴,我將轉給我班同學們閱讀。這兩年我班有兩三位同學和眷屬過去了,有的正在抗病。

明哲 臺大森林系23屆
chenmingche@hotmail.com